• 175M

     

    175 Meters

    By Gilles Sabrié

    175 meters is the level above the sea reached by the Three Gorges Dam reservoir. During the years running up to its completion, big signs appeared featuring a red line and the figure “175M”. Below this line everything was to be flooded, people had to move, villages and cities were to be destroyed and rebuilt. Rarely in human history has a landscape been remodeled on such a scale, affecting so many people.

    This photo essay shot along the 500 kilometers of the reservoir banks, from Chongqing to the Three Gorges Dam, aims at capturing how human beings dealt with an ever-changing landscape, the perspective of resettlement, an unknown future. Their lives altered as deeply as the environment. No control. No escape possible. No resistance allowed. The landscape becomes a cemetery of deeply buried emotions, and soon will give birth to a new world. During the labor, we are left to wait, watch, contribute, celebrate or just go. Above 175 meters.

     

    This photo work is born out of the necessity to record these unique moments, before the water rises, forever washing away the memories.


    •  


    175米,是由三峡水库达到了海平面以上的高度。在多年运行到完成,大的迹象出现一个红色的线和特色的数字“175米”。这条线之下一切都被水淹没,人们不得不撤离,村庄和城市都被破坏和重建。在人类历史上很少有这样的规模已改造的景观,影响这么多人。
    这沿着库岸500公里拍摄的照片文章从重庆到三峡大坝,在捕捉人类如何与不断变化的环境,安置问题,一个未知的未来。他们的生活在环境中深深地改变。一个未知的世界正向当地居民展开,不久将诞生一个新的世界。一边劳动,一边等待,一边观望,一边受益,一边庆祝或者仅仅只是离开。

    175米,这组照片是来以记录了水淹没这个城市之前的独特的时刻,永远的将被洗去的记忆。

    艺术灵感来源于身边事物--侯越

    2017.3.9-2017.8.17

    侯岳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吉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2006年 鲁迅美术学院研究生班毕业

    爱艺对话:

    iYISHU:你最早接触的一幅艺术作品是什么,对你有什么影响?

    侯岳:最早看到的艺术作品就是《蒙娜丽莎》,只可惜是印刷品。不是原作,让我知道原来还有油画这个画种。

    iYISHU:目前你正在进行创作的作品内容是?

    侯岳:目前创作的内容主要是鱼。

    iYISHU:你最喜欢的绘画工具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特殊材料?

    侯岳:传统的跟现代的材料都喜欢用,很多时候都是结合在一起的综合材料。

    iYISHU:你艺术创作的灵感来自哪些,随便谈谈?

    侯岳:我创作的灵感都是来源于我身边的平常事物,因为越普通的事物越能触摸到心灵,关键看你能挖掘多深。

    iYISHU:你的人生经历对你的艺术创作有影响吗,具体体现在哪?

    侯岳:肯定有影响,都会潜移默化到作品中。

    iYISHU:大约每周看几次画展呢?

    侯岳:一年看几次画展吧。

    iYISHU:举办过个人作品展吗?

    侯岳:暂时还没机会办,等时机成熟会办个展的。

    iYISHU:现在的指导老师有哪些?

    侯岳:目前没有指导老师。

    iYISHU:平均每周画画多少小时?大概

    侯岳:每天画6,7个小时吧。

    iYISHU:你的作品风格从过去到现在有什么样的转变?

    侯岳:过去的风格注重技术比较多 现在更多注重内心多些。

    iYISHU:你认为中国当代艺术有哪些值的期待的方面?

    侯岳:我觉得很多人还是看重传统艺术,但当代艺术做的越来越精致了,希望能够被更多人认可。

     

    展览:

    1996年 作品《老歌》 在“纪念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成立50周年-世界和平友好国际艺术大赛”获优秀奖 并被收藏

    1996年 作品《根》在"97香港回归中国书画摄影大赛" 获得三等奖 并被收藏

    1997年 作品 《迹》入选"97中华书画摄影大展赛"并被中华书画摄影大展赛组委会收藏

    1997年 作品 《雪》入选东北三省水彩画展

    2006年 作品《自行车系列之三》入选"辽宁水彩画双年展"

    2006年 作品《生存状态----水,电,煤气》(三联画)参加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研究生班作品展览 作品被学院收藏

    2006年 作品《带鱼系列之一》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第19次新人新作展"

    2006年 作品《带鱼系列之三》入选“中国美术当代学院水彩艺术展”

    2006年 作品《带鱼系列之四》获“中国美术当代学院水彩艺术展”学术奖并被收藏

    2006年 作品《卫生纸系列》入选“第四届釜山环境艺术节作品展” 并被收藏

    2007年 作品《带鱼系列之九》获“第八届全国水彩,粉画作品展”优秀奖

    2007年 作品《大地日记系列之2007,12,10阴》 入选“第四届中国西部大地情--中国画,油画展”并被收藏

    2008年 作品《带鱼系列之十》入选“第三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

    2009年 作品《带鱼系列之十七》入选吉林省庆祝建国60周年,吉林省美协成立50周年美术作品展

    2010年 作品《人在旅途系列》获“第三届东盟青年艺术作品大展”二等奖

    2011年 参加“太湖石”新锐画家联展 北京--融艺术空间

    2011年 作品《公交车系列》入选"2011首届中国现代青年画展"

    2011年 作品《春运安检系列》入选“第四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

    2012年 作品《世说新语》入选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松江风情 吉林省小幅画展览

    2012年 作品《鱼系列之二》入选第十届全国水彩,粉画作品展

    2013年 作品《长白》入选“大美长白山”吉林省美术写生作品展

    2014年 作品《带鱼系列之廿二》入选“庆祝建国65周年吉林省美术作品展览”

    2015年 作品《公平系列一》《公平系列二》入选 “第二届南京国际美术展”

    2015年 作品《抗战英烈祭》入选“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吉林省美术作品展

    2015年 作品《鱼系列之三》入选“第五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

    2015年 作品《鱼系列》入选“2015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术委员会年度提名展”

     

    当代书画印名家百扇展

    2009.10.24-2009.10.31

    当代“书画印”名家百扇展 金风送爽,天高云淡,在这个花果飘香的季节里,我们迎来了祖国60岁的生日。兴奋与喜味未尽的时刻,又迎来“2009北京融-艺术空间当代书画印名家百扇展”。24号下午14点在北京“融艺术空间拉开了序幕,有这样一批身怀艺术本味的艺术家,朱培尔、程风子、邹临风、陈广秀、王秋人、周祥林、徐忠平、阴风华、李强、吕子真、原国镭、赵一挥、于峰、王浩、梁建平、张公者等艺术家。此次展览有100多幅作品主要体现承接金石派的流风,用以更能其创新的笔势墨韵,将古典的精粹推向极致。 此次展览主要是面对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已经在经济浪潮中身心疲惫无处藏身,人们越来越对文化食粮感觉困乏与渴望,更需要具有特色的文化艺术来补充自己内心,以求人在社会中的生活和谐。 国画在传统精粹中,内在精神上追求意境高妙;技法表现上,则讲究笔趣墨韵烘染上色的整体配合。他们是传统与创新过度的典型佳例。他们的作品形貌尽管和前人名家有接近之处;但他们的作品都建立了另一番新意,代表着时代精神的运转,他们带着速度感的笔画和动感的刀笔,至少在书法与金石入画的意念方面,表达精粹,各自独成一家。

    胡颠 于风月楼

    己丑秋月

    观望

    2011.12.17-2011.12.31

    《观望》高鸿勋摄影展在北京开幕 2011年12月17日, 北京融·艺术空间举行。

    中国书画名家小品展

    2009.07.10-2009.07.30

    太湖石新锐画家联展

    2011.06.25-2011.07.10

    这,是一枚太湖石,你懂的,“波中万古生幽石,奇形怪状谁得识”。文人与它,自古相看两不厌,一望即千年。

    中国今天的知名艺术家们——展望用不锈钢,文涛用泡沫海绵,吴冠中、刘丹用水墨,周春芽、王长明、何军、侯越用油画——纷纷试图呈现各自心中的这枚石头。他们以具未来感的崭新材质,或浓烈的现代色彩语言,再现身为文化传统符号的“太湖石”,一种新旧冲撞、材质对比的张力直指人心,透露着“假作真时真亦假”之趣味。

    作为此次联展的点题之作,来自鲁迅美术学院的中坚画家侯越,将最后一辆北京312路老式红皮公交车入画,观照车前兀自婀娜的太湖石一枚,与“钛瑚时”入口处由新锐艺术家文涛创作的海绵太湖石,一同无声宣告着当代艺术对传统元素的重构力量。同为侯越的作品——“带鱼系列”水彩三幅,将目光聚焦并超越作为日常生活之符号的修长带鱼,为我们描绘出纯粹形式美感的持久魅惑。

    林金福,自幼接受传统国画训练,又在清华美院师从陈丹青,修炼油画及雕塑技艺。他用油画颜料,触摸着唐宋主流视域中的风景,以及狷狂文人的表情。是的,激进而试验性的作品,你可以为它们帖上不成熟的标签,却可以真切感受到画家内心东西方艺术激情冲撞所爆发的能量。另一位职业画家,杨传林,受林金福指点颇多,在数年经商之后沉淀下来,他为绘画对像,男体、女体、水果,投射以静美的气息。谁说欧洲古典技艺不能表现东方?张悦的《荷塘》,也是这样一幅东西莫辨的小品。

    当西方遇见东方,更多的可能性在迸发。丹尼尔·穆马特(D.M.),现居北京的法国职业画家,用规矩的油画技艺诉说他的人生态度。从熊猫、老虎,到人与景,同样平等、端庄,有尊严地将这一刻凝结为可以永恒的画作。其中的《抽象人》,与中国画家杨文斌的《男孩脸》、《女孩脸》,以及冉琳的12幅小尺寸油画系列作品,说明表现主义作品的无国界艺术语言,是如何以几何构图及色彩游戏,尽最大可能彰显画家对现实生活的理解。

    最后,我们想说,此次联展希望表达的是一种融合中的可能性,画布上或静或喧嚣,呼应“钛瑚时”空间内意想不到的原创设计,皆如太湖石,虽千年不变,由风由水成形,却需要观者的精妙眼光,进而激发你我的创造力。

    李晓峰花鸟人物工笔画展

  • 艺术家访谈

    国际当代艺术家 | 安迪·沃霍尔访谈

    巴利·布林德曼:“神话”系列是怎样被创造出来的?

    安迪·沃霍尔:出版了印刷品的罗恩·费尔德曼有许多绝妙的点子。我和他搜索了人名目录。事实上,我想用唐老鸭和其他的角色创作整个的迪斯尼系列,但仅仅是用了米老鼠之后我就停止了。

    巴利·布林德曼:你看过惠特尼·迪斯尼展览吗?

    安迪·沃霍尔:是的。能够看到别人如何完成这样多的工作是很有趣的。我实在是很喜欢这个展览,以至于我又去看了《狐狸与猎狗》。那部电影看起来像是创作于50年前,因为背景是如此地具有绘画性。但我希望惠特尼展览的规模可以再大一些;我希望能够看到更多的东西。

    巴利·布林德曼: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系列使你的作品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循环。在1960年你创作了一个超人的形象,此后不久利希滕斯坦因和奥登伯格就描绘了米老鼠。现在已经20多年过去了,你又再一次地开始描绘这些形象。

    安迪·沃霍尔:我知道,我恰恰无法相信自己曾经创作过它。但这一次事情要更为复杂一些。我们必须要解决获得版权和其他的类似问题。

    巴利·布林德曼:现在波普艺术的历史已经被远远地抛在超人和米老鼠之后,那么对于你来说,这些形象的意义与你最初描绘超人时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安迪·沃霍尔:没有,这仅仅意味着我过去喜欢它们,现在依然如此。

    巴利·布林德曼:在这个国家可能没有一个孩子或是成人没见过奥茨。对于美国人来说它就和米老鼠一样为人们所熟知。

    安迪·沃霍尔:我想知道当一个孩子看到那部电影时,他会认为它是一部新电影还是一部旧的。有些孩子了解一些老电影,而另一些甚至没有听说过某些周围的影星。

    国际当代艺术家 | 罗伯特·朗戈

    巴利·布林德曼:你怎样看待你的艺术和波普艺术的关系?

    罗伯特·朗戈:我把波普艺术看成我的“主角”——那是非常重要的第一个真正的美国艺术。除此之外,我和波普艺术的关系并不那么深刻。沃霍尔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因为他的作品范围很广,并且的确具有不朽的纪念性。我作品中的内容则不同,我瞄准的是戏剧性的现实主义,而他则最终追逐了时尚和身份。但他说的那句名言“每个人都可以成名15分钟”——我却以一种讽刺的方式实现了那样的命运。在这些画中,我选择了这些人,并使他们很特别。同时又让他们匿名,不是杰基或玛丽琳,只是某个吉姆或安妮。

    巴利·布林德曼:就如同霍珀画中的寂静无名一样,只不过更夸张。 

    罗伯特·朗戈:一想到霍珀,就想起了一个特殊的时代,和风格的那种关系非常重要。伴随新浪潮艺术发生的是:它在自身内部确立了一种怀旧的观念。这又回到了现代艺术家进退两难的处境——没有前进的余地,因而只能从侧面出击,达到最终的结局。从风格上说,有人会觉得它们属于20世纪50年代,同时又属于80年代。正是姿势和时代相联,而不是服饰的流行。姿势远远超越了时尚,它在时尚那条线上和线外畅游。

    巴利·布林德曼:许多作家都强调风格问题,而忽略了姿势的重要性。

    罗伯特·朗戈:有关姿势的问题——我只想抓住那些不平衡,并把它永远地封存。那就像使用艺术的传统一样,仅仅是介绍了20世纪80年代的姿势。我不喜欢现代舞,我认为最好的舞蹈是人们在影片中表演死去一刻的那种样子——在空中摇晃,抽搐,爆炸。运动也是最好的舞蹈——骤然一动的美。人们在影片中死亡的样子是一个新主题,你观看詹姆斯·凯格尼在老影片中死去的样子——他轻哼了一声“啊!”然后从椅子上滑落下来。然而现在,某人被击中后,却被从墙中刮走了。以前人们沿着菱形棒球场地跑也和现在大不相同,姿态改变了。